本站停止更新. 請訪問新站 cq99.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.

胡錦濤統戰台灣一廂情願——在紐約市大學主辦的台灣問題討論會上的發言

曹長青

在台灣這次末代國大代表選舉之前,也就是連宋訪問中國期間,我在台灣訪問了兩個多星期,實地、近距離地觀察了台灣的民情、政情和輿論變化。因此今天我在這裡主要講三點﹕一是我在台灣實地觀察到的民情和政情;二是對連宋訪問中國的評價;三是對中共最新對台政策的評估。

第一個問題,台灣的真實民情和政情﹕沒有中國熱,連宋成笑料。

在台灣期間,正是連宋前後訪問中國,看台灣的報紙和電視,簡直不像身在自由的台灣,而似乎是回到獨裁下的中國,因為在大多數報紙和電視畫面上,每天都在吹捧連宋在中國大陸的活動。雖然台灣已實現了政黨輪替,但媒體仍主要由支持泛藍的力量主導,報紙除《自由時報》和《台灣日報》,電視除台視,華視和民視的某些節目之外,基本都傾向泛藍。因此伴隨對連宋中國之行的歌頌,在媒體上掀起一股「中國熱」。

但在台灣民眾中間,其實並沒有「中國熱」,反而是對連戰、宋楚瑜在北京的表現很不以為然。這從這次國代選舉結果就可看出,按道理媒體那麼煽動中國熱、連宋熱,國親兩黨的支持率應該上昇才對,但選舉結果卻是大綠勝大藍,小綠勝小藍。民進党是第一大黨,台聯躍居第三大黨,宋楚瑜的親民黨跌的最慘,去年立委選舉得票率是百分之十四,這次則跌到只有百分之六,跌幅一半還多。因此台灣的真實民情是統派媒體自己中國熱,「單相思」,台灣人民不僅沒「熱」,反而用選票給連宋潑了冷水。但好像他們自己還在自得其「熱」。

我的觀察和結論是,再過幾年,人們對連宋的中國行什麼都不會記得,只剩下那個經典「連爺爺您終於回來了!」在台灣給朋友打電話,以前等待通話期間是音樂,現在則是「連爺爺您終於回來了」的搞笑版,每次聽了都有噴飯感。連宋去中國期間,台灣媒體上的另一個大新聞是藝人倪敏然因憂鬱癥上吊自殺。其實如果連戰早一點去中國,早有「連爺爺您終於回來了」,倪敏然的憂鬱癥或陷蹍握ㄓ痋A沒準兒能救他一命呢。所以連戰這次去中國,給台灣人帶來的唯一好處是,讓人笑一笑十年少,你看連他的兒子連勝文都笑翻了。

第二個問題,連宋去中國,形式和內容都是錯誤的。

第一個形式錯誤是,按照民主國家的政治常識和規矩,在野黨主席不能去敵對國家簽署什麼共識,因為你不執政,不能代表國家和人民。你說這不是國家對國家,是黨對黨,但中國大陸是政經軍民商,都要服從黨中央,最後聽從一個獨裁者,是個黨國,你明明是和整個中共政權在談嘛。胡錦濤不僅是黨主席,還是國家主席,黨和國家的軍委主席,有四個頭銜。你連戰除了國民黨主席,只有一個「連爺爺」的新頭銜而已嘛。

我們看在西方民主國家,根本沒有在野黨主席到敵對國家簽署什麼共識的。例如美國不可能由在野黨主席率領代表團,到美國的敵對國家伊朗、利比亞等去訪問,簽署什麼共識。越戰後期,美國在野黨是民主黨,它傾向反越戰,但也沒有民主黨主席到北越訪問,和越南共產黨簽什麼公報的。在東西德對立的冷戰時代,民主的西德,也沒有在野黨主席去東德訪問,和東德共產黨簽什麼共識。在今天的朝鮮半島,南韓的在野黨主席也沒有去訪問平壤,和金正日舉行「黨對黨」的對談。如果南北韓的政治氣氛允陶o麼做,只能是廬武鉉和金正日談,兩個政府之間達成某種共識。就像金大中時代,南韓總統曾訪問北韓,與平壤達成某些協議。

為什麼人家的在野黨都不這樣做,因為這樣做等於告訴國民,我們這個在野黨為了黨派之爭,為了打擊執政黨,不惜和敵人合作,不惜損害自己民主國家的利益。這種做法的結果只能是,在下一次的選舉中,遭到選民的懲罰,丟失更多選票,因此正常民主國家的在野黨都不可能這麼做。所以連宋們這種做法的形式完全不對。

另一個形式錯誤是,連宋去北京爭相向共產黨獻媚,完全是奴才表現。連戰在北大演講反台獨,是刻意迎合胡錦濤,迎合那些被共產黨洗腦的那些大學生的民族主義情緒。北大學生為什麼給連戰起立鼓掌,那是太監們替皇上獎賞奴才的表現。而宋楚瑜到處賣弄地方話,也是獻媚求寵。連宋的中國之行,完全是把自己寵物化。宋楚瑜在清大演講,說你們說很多好話,「我特窩心」。連北京人都出來說,這完全是把話說擰了,因為「窩心」在中國大陸今天是很窩囊、很令人不快的意思。

中共給連宋國家元首的待遇,但他們真的心裡瞧得起連宋嗎,只不過有利用價值而已。那些去歡迎連宋的人,有的是政府組織來的,有的是好奇,和看熊貓的心理是一樣的。包括那些喊連爺爺的小學生,那些在機場接送的誇張口號,都是一種表演而已,根本不是什麼中國人喜歡連宋。而且那種小學生的表演,機場的歡迎口號,不是偶然的,那是中國的常態。我們的兒童時代就是這樣,幾十年過去了,不僅詞沒變,調也沒改,還是「歡迎歡迎,熱烈歡迎!再見再見,歡迎再來!」人們就只管這麼喊,至於來的是連宋,還是尼克松,還是熊貓、金絲猴,都無所謂,反正都一樣。

不僅是那些喊連爺爺的孩子,你看那些北大清華的學生,二十幾歲了,他們的智商和誠實程度,和那些孩子有什麼不同?你也別說那些年輕人了,你看看中共台辦的陳雲林,他有四五十歲了吧,他在北京機場送宋楚瑜的講話,和那些喊連爺爺的小孩子有什麼不同?那種朗誦詩式的腔調、演話劇式的誇張,不知道他自己噁不噁心。別說陳雲林,你再看溫家寶講話,簡直像有精神毛病,把一句話分開講,經常中間隔了幾十秒,不知是睡著了,還是得了老年痴呆癥。不說別的,就他這種講話法,在美國連個鎮長也選不上。

除了形式不對之外,連宋中國行的內容更成問題。連戰在北大喊「聯共制台獨」,陳水扁總統說是一大敗筆,豈止是敗筆,那是民主的敗類。台獨是什麼,它只是人民有了選擇權利後的一個選項而已,你說反台獨,就等於說要反對幾種選項中的一種,或者說,你只有這個選擇(統一),而不能有那個選擇(獨立)。這還叫選擇嗎?這不就是反對選擇本身了嘛,因此反台獨,就是反對人民選擇,反對選擇就是反民主,就是專制思維。至於說「聯共」則是清清楚楚要聯合邪惡,因為共產黨就是獨裁、暴力的同義詞。

而且在北京喊反台獨和在台北喊反台獨性質完全不同。在台灣,這還屬言論自由範圍。而在獨裁者的土地上,就不一樣了,因為共產黨認為的台獨是,只要台灣不是它專制統治下的一個省,只要台灣實行民主選舉,就是台獨。我曾多次採訪過達賴喇嘛,他十多年來一直強調放棄藏獨,承認西藏屬於中國,只是要求西藏高度自治,實行選舉,但中共指責達賴搞藏獨,因為只要達賴喇嘛不放棄在西藏選舉,在共產黨眼裡,就是鬧獨立,胡錦濤的一個中國,就是共產黨的專制一統天下。這就像當年美國總統克林頓跑到北京,在獨裁者的土地上對民主台灣說「三不」一樣,克林頓在華盛頓說,在白宮說,這是美國的政策,但在北京說,則明顯是取悅獨裁者,損害民主台灣,因此才會遭到美國輿論的譴責。

除了反對人民自由選擇以外,宋楚瑜和連戰一樣,也是玩弄民族主義這張牌,在上海喊「中國人幫中國人」。什麼叫中國人幫中國人?這個邏輯就是,如果你是德國人,就要支持納粹,如果你是俄國人,就要幫助斯大林,如果你是中國人,就要支持毛澤東,鄧小平,江澤民,胡錦濤。這和連戰曾強調自己是「純種中國人」一樣,都是殺害六百萬猶太人的那種種族主義論的思維。而且明顯的連戰和宋楚瑜都是用民族主義,強調自己是「炎黃子孫」,是「中華民族的民選省長」,來刻意掩說B回避了台海兩岸的根本分歧,那就是一邊是民主,一邊是專制,一邊是凍蒜(台語當選),一邊是清算的制度區別。

連宋在北京的言行,明顯是用民族主義來回避和對抗民主,他們代表的是一種和世界民主潮流背道而馳的逆流。當年國民黨在台灣抓共匪,誰稍微說個錯話,就可能被當作「匪牒」。現在國民黨的主席公開到北京朝拜共產黨,握手,拍照,喝酒,公開聲明要聯共,這就像過去隨便指控別人生活作風不檢點,要抓去坐牢;現在自己去紅燈區做了妓女,反到理直氣壯了。因此(電視節目主持人)周玉寇評論說,在台灣是強暴犯,到北京變成了性無能,這就是國民黨。

第三個問題,「連胡會」「宋胡會」傳遞出中共對台灣的近、中、長程目標﹕從連宋的中國之行,可以看出中共對台灣的長程、中程和近期三個目標。長程目標沒有任何變化,那就是用一個中國原則吞併台灣。所謂「兩岸一中」,和一個中國,沒任何區別。大家都是懂中文的,你們說有什麼不同?這就像我們現在會場的這個美國喜萊登連鎖酒店,你說「一個喜萊登原則」,和「兩家分店是一個喜萊登」有什麼本質不同,都是一個公司、一個總老板的意思嘛。今天說一中,全世界都認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,不是台灣。不管連宋怎樣獻媚,怎樣自我作踐,大家注意到,中共在一個中國原則,也就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原則上一點都沒有讓步,就是要用這個統一台灣。

中共的中程目標是,利用連宋作為在台灣的先遣人員,分化、統戰、肢解台灣。胡錦濤從某種意義上說現在已成為泛藍的「共主」,要統合泛藍,支持國民黨卷土重來,在二零零八年執政,來實行兩岸一中,也就是變相的一國兩制。你看國民黨不是在連署勸進嘛,讓連戰繼續當黨主席,連戰自己也在接受台灣電視節目主持人趙少康採訪時說,對再出來選總統「不排除」。因此台灣面臨這樣一個時刻,共產黨、國民黨、親民黨三家聯手,要共同對付民進党和台聯等本土力量,阻止台灣人民制憲正名、使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努力和歷史潮流。

中共的近期目標是,誘惑台灣總統陳水扁訪問北京。不管陳總統以什麼身份去北京,只要踏上獨裁者的土地,即使他被允麥|著中華民國的國旗,在北京看來,也是「白旗」,變成投降之旅;而國際輿論會認為是兩個中國到一起,Republic of China和People’s Republic of China的領導人到一起,最後還是一個China,沒有了Taiwan。即使陳總統是以中華民國元首的身份去,到了北京也會被矮化成「特首」。因此就看陳水扁先生有沒有政治智慧看到中共的這種統戰意圖,有沒有道德勇氣抵抗虛幻的中國熱,和台灣的所謂民調。

談到台灣民調,我還想多說一句,很多並不反映民意。主要因為拒答率太高。像台灣《聯合報》前天(十九號)的民調,說對陳水扁的不滿意率昇到47%,滿意的只有38%,中間差九個百分點。但這項民調的電話樣本只有1309人,但其中多達455人拒答。拒絕率高達34%,超過三分之一。拒絕的都是什麼政治立場的人呢?《聯合報》是統派色彩很強的報紙,台灣人對它的反感,就像中國人痛恨《人民日報》一樣,因此支持綠營的人聽到是聯合報打來的電話,二話不說,就摔電話。因此拒絕訪問的那三成四,多數可能是泛綠選民,因此那個民調怎麼可能準確?國民黨一直吃這個虧,看到統派的高民調就沾沾自喜,最後洗了政治三溫暖。你看這次國代選舉前統派媒體的民調也是這樣,說國民黨將成為第一大黨,結果在哪兒呢?把夢話當真,只是自己一時爽而已。

我最後的結論是,台灣雖然由於中共統戰,通過拉攏在野黨分化台灣,使台灣的民主進程進入艱難期,但我還是相信民主的力量。只要台灣有「凍蒜」,有選舉,中共就無法吞併台灣,因為誰出賣台灣,選民就會淘汰誰,誰聯合共產黨,一定是政治自殺;只要有選舉,真實的民意就會體現,就會佔上風;而且只要台灣實行凍蒜的制度,它就不會孤單,因為它和整個西方民主陣營佔在一起,是在一個民主價值的方向,包括我們今天在座的人,只要你看重自由的價值,肯定就會支持台灣。謝謝大家!

(2005年5月20日,原載《開放》2005年6月號)

2005-06-07

http://www.caochangqing.com (轉載請指明出處)


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

© Caochangq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