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停止更新. 請訪問新站 cq99.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.

“六四”錯在哪裡?——寫在天安門事件16週年

曹長青

轉眼之間,六四事件已到了16週年,但在有記憶者的心中,那場血腥屠殺,仍歷歷在目。當年很多中國人期盼,下令屠殺的鄧小平死了,六四就可能平反,於是人們期待,憧憬。終於在六四事件近八年之後,也就是說,一個八年抗戰的時間過去了,93歲的鄧小平才咽氣。但他選定的接班人江澤民,一點也不比鄧“遜色”,仍是一個獨裁者。於是中國人又期盼,等江澤民退休,等新皇帝胡錦濤的開明、開放。

又一個八年抗戰的時間過去了,江下台,胡掌權了,但拿到了全部頭銜的胡錦濤更不“遜色”,甚至比江澤民還頑固、保守、反動,不僅仍鎮壓異議人士、法輪功和基督教,甚至提出中國要學習北朝鮮,他要當“中國的金正日”,於是中國人的六四平反夢,仍是一個夢。

中國人這種對共產黨的“幻想夢”,在天安門事件時就“夢想聯翩”,當時無論是知識份子,還是廣場上的學生,絕大多數都高喊兩個口號﹕愛國;改革。但這兩個訴求,都潛在肯定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。因為所謂改革,就是在承認共產黨執政主導下的社會變化,而愛國是共產黨最願強調的,因為中國的體制是黨國一體,於是愛國和愛黨就渾然一體。而且愛國主義向來是獨裁者推行專制,扼殺個人自由的手段。因而西人說,愛國主義是政治惡棍的最後一個庇護所。

為什麼八九運動會失敗?獨裁者的殘酷鎮壓自無須再論。從反抗者的角度說,是中國人對共產黨的邪惡認識不清,做“幻想夢”的結果。因為那場運動的主要訴求,不是高舉自由的旗幟,結束共產黨的統治,而是跪在人民大會堂前,對皇帝進諫般苦苦勸說,期盼皇上賜恩,等待皇恩浩蕩。研究中國問題的美國專家、紐約州立大學教授塞爾登(Mark Selden)早就對此指出:“1989年的天安門運動仍遵循中國古老的對朝廷濫用權力的進諫傳統,……和東歐的運動比較,中國學生很少質疑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。而波蘭、捷克、匈牙利的運動,則是跟共產黨對立,最後成功地推翻了共產政權。”

天安門廣場學生的幻想或許還有情可原,畢竟他們太年輕,對共產邪惡的切膚體驗不深。不可原諒的是知識份子,在耳聞目睹,更親身體驗了共產專制的殘酷之後,仍對共產黨抱著無盡的幻想。老一代的宣揚對共產黨要有“第二種忠誠”,核心仍是忠於黨。新一代知識份子要和共產黨“朝野良性互動”,宣稱“我們沒有敵人”,要求人民對共產黨的專橫有“寬容精神”。上述塞爾登教授對此批評說,和東歐人民要求多黨制、並最後推翻共產黨的運動相比,中國人實在太溫順。實際上就是批評中國人對共產黨有“幻想癥”。這種幻想癥的結果就是繼續被鎮壓、繼續被屠殺。

六四過去16年了,中國人這種對共產黨的幻想癥遠沒有消失。那種“沒有共產黨,中國就會亂”的謬論,和“沒有共產黨,就沒有新中國”一樣反動!不是胡錦濤在支撐著中國共產黨,是知識份子的這種謬論在支撐著那個專制制度。共產黨的本性是狼,期盼狼會變成羊,其結局不僅是狼不會變成羊,狼還會把幻想者、東郭先生們吃掉。六四16年過去了,如果這個淺顯的道理仍不成為大多數中國人共識的話,那麼不僅六四死難者的血白流了,而且不知還要經過幾個八年抗戰,才能把共產黨“抗”到被審判的絞刑架上。

(自由亞洲電台評論,2005年6月2日)

2005-06-02

http://www.caochangqing.com (轉載請指明出處)


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

© Caochangq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