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停止更新. 請訪問新站 cq99.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.

“亞洲民主價值”將席卷中國

曹長青

針對這個星期印尼總統要到白宮做客,美籍日裔學者福山25日在《華爾街日報》上發表了“民主價值在亞洲”(Asia's Democratic Values)一文,探討過去四十年來東亞的民主變化。

福山在柏林牆倒塌之際,以《歷史的終結》的宏文而成名。該文高屋建瓴地闡述世界大趨勢,指出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抗歷史已“終結”,自由世界打遍天下無敵手。後來福山又寫出《信任》一書,探究中國人之間的不信任對商業發展的阻礙,並和西方的信任文化進行比較。福山最新著作是去年出版的《國家建構﹕21世紀的管理和世界秩序》,從書名就可看出又是那種戰略家的思考角度和格局。

福山在昨天的專論中回顧亞洲的民主,相當感嘆地說,1967年,蘇哈托在印尼掌權,隨後統治30年。那時美國忙於在越南抵抗越共,中國則開始文化大革命。美國為遏阻共產勢力,只得支持反共的菲律賓獨裁者馬科斯,以及台灣的蔣介石,印尼的蘇哈托等。東亞當時除了日本,沒有真正的民主國家。

40年後的今天,東亞的民主國家不僅有日本,還有了南韓,台灣,菲律賓,泰國,以及最近的印尼和東蒂汶。這種變化所以發生,除了這些國家政治因素之外,還和美國的對外政策改變有直接關係。八十年代里根政府改變了原來美國實行的所謂現實主義政策(即通過支持和美國友好的東亞獨裁者來遏阻共產主義),而是改為推動亞洲的民主。

美國的這種政策改變,開始於1986年菲律賓持不同政見者阿基諾被(馬科斯政權)暗殺事件,美國支持菲律賓“人民革命”,推翻了馬科斯政權,直至後來阿基諾夫人當選為首任民選總統。美國的這種戰略變化,和當時的國務卿舒爾茨和東亞事務助卿沃佛維茲(Paul Wolfowitz)有很大關係,正是他倆力勸里根總統放棄馬科斯,而支持帶有風險的菲律賓人民革命。後來沃佛維茲出任副國防部長,被視為美國鏟除薩達姆的伊拉克戰爭設計者。最近沃佛維茲被任命為“世界銀行”總裁,顯示布什總統要致力改革這個國際金融機構,利用它推行民主外交的戰略意圖。

美國放棄了馬科斯之後,又對南韓的軍人統治者全斗煥和廬泰愚施壓,支持不同政見者金大中和金泳三,推動南韓的民主發展。美國同時也對台灣的政治強人蔣經國施壓,支持他的開明政策,後來才有了台灣總統直選,李登輝當選。

福山認為,當今布什總統把向中東地區傳播民主價值作為對外政策核心,是里根時代已進行的東亞政策的接續,是個正確的歷史性選擇。

雖然越來越多的東亞國家走向民主,但民主進程並非一帆風順。南韓的廬武鉉,台灣的陳水扁,菲律賓的艾斯特拉達,印尼的瓦伊德,都遇到了政治麻煩。艾斯特拉達和瓦伊德因被指控腐敗而相繼下台。福山感嘆,只有台灣的陳水扁被指控得最荒唐,竟說他自編自演槍擊案,以獲得同情票。

但印尼最近的選舉,顯示這個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走向更真實的民主,並再次證明了所謂亞洲文化不適合民主這種理論的錯誤。針對印尼的情況,像前新加坡獨裁者李光耀就常強調,“亞洲價值”不支持民主;伊斯蘭教對民主是不可挪動的障礙;像蘇哈托那種父權般的統治有益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。但今天印尼的民主發展,完全和這種預測相反﹕印尼的變化證明,民主才是唯一的獲得統治合法性的選擇。印尼人民曾支持蘇哈托的軟性威權,條件是提供快速的經濟成長。當印尼出現金融風暴,貨幣價值大跌時,蘇哈托的統治就垮台了。曾威權統治的、有一億多穆斯林人口的印尼通過真正的選舉,成為民主國家,它說明無論是亞洲文化,還是伊斯蘭宗教,都無法阻止人民對選舉的渴望,對實現個人權利的追求。印尼總統本周訪問美國,傳遞出的信號是,民主的印尼,要和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站在一起,發展更密切的關係。和四十年前相比,美國所代表的民主自由的價值,在東亞更受到歡迎,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更多。

面對亞洲的這種民主變化,連為中共辯護的御用文人們也難以自圓其說。因為如果說伊斯蘭教的障礙,有一億多穆斯林的印尼完全實行了民主選舉。如果說貧窮文盲率高,在這方面遠比中國落後的印度則從1947年獨立後,一直進行民主選舉,而且過去十年,民主印度的經濟增長率一直保持在6%(人家是真數字,不像中共宣佈的數字,被人稱為攔腰砍去一半還有水份),前年和去年,印度的增長率都達到7%以上。如果說中國文化特殊,那台灣就是最好的反證,同樣在中國文化背景下,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(人口排世界第47位)已經三次選總統,無數次的選議員和縣市長。台海兩岸一邊是“凍蒜”(台語﹕當選),一邊是“清算”,這才是問題的癥結。只有中國人推翻那個“清算”的制度,像台灣、印尼等東亞所有民主國家一樣實行一人一票的選舉,台灣問題才有解決的可能,台海才會有真正的安全。而只有中國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,中國人才會活得有尊嚴,在世界上受到真正得尊敬。

福山當年看到柏林牆倒塌做出結論說“歷史的終結”,今天東亞的民主變化再次證明,專制對抗民主的選擇歷史已經終結,因為誰對誰錯、誰人道誰獸道,誰人性誰邪惡,一清二楚。這種民主自由之風,每一天都在“潤物細無聲”地滲透到中國社會,鬆動、摧毀共產黨的統治根基。不要看胡錦濤的統治好像多麼穩固,從他上台後的色厲內荏,就可看出共產黨的領導,是一代比一代退化,完全沒有任何理論支撐,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,而僅僅靠刺刀維持的統治,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長久過。民主價值的浪潮,在亞洲卷走了馬科斯,淹沒了蘇哈托,吹走了全斗煥,並使百年老店的國民黨失去權力,胡錦濤也絕不會逃脫這種結局!

2005年5月26日於紐約(原載《觀察》)

2005-06-02

http://www.caochangqing.com (轉載請指明出處)


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

© Caochangq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